欢迎来到洲杯淘汰赛对阵规则-首页!

洲杯淘汰赛对阵规则-首页 联系方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> 正文

欧洲杯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:不是烧钱就能搞定

 

  酷爱户外登山的陈雪峰,作为爱回收创始人,曾带着高管团队一行30多人,在今年9月攀登了海拔5025米的四姑娘山。

  谈及这次体验,他用了“非凡”二字来形容,期间一步一台阶,起起伏伏,会看到烟雾缭绕,更会历经风雨。“坚持到冲破那层迷雾,站到那个山口,看见不一样的漂亮风景,抬头再看到新目标,然后重新出发。”

  在陈雪峰看来,创业如登山。当他把现实中的二手回收集市搬到网上,以手机电子产品竞价回收业务开启了二手交易的线上化之路,期间整个互联网行业,出现了一轮又一轮的风口变迁,而他始终没有偏离二手3C这条“大赛道”。

  从四姑娘山回来后不久,爱回收便对外公开,拿下了由京东集团和国泰君安国际联合领投的1亿美金E+轮融资,并将企业品牌升级为万物新生集团,旗下囊括了专注C2B业务的爱回收、B2B业务的拍机堂、B2C业务的拍拍、海外业务AHS DEVICE、城市绿色产业链业务的爱分类爱回收这五条业务线。

  可以看到,从消费互联网业务切入,陈雪峰正溯游向上,渐进式走进产业互联网中。“这不是一个烧钱就能搞定的市场。”陈雪峰如是说道,而爱回收能建起护城河,成为目前二手3C市场上,生命周期最长的垂直平台,回望十年创业路,陈雪峰走得不容易。

  早在十年前,陈雪峰就定下了一个创业基本原则:“不走寻常路”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做事“不扎堆,不赶风口”,但却是“能够长期创造价值的事情”。

  之所以选择二手行业,陈雪峰有种商业判断:伴随经济发展,人们的物质生活愈发丰富,会让闲置越来越多,而“二手的处理会成为一个有价值的需求”。

  只是,由于二手领域各个品类的运营能力和方式大不相同,这让一些电商平台的能力很难被复用。

  “全品类运营在新品电商行业行得通。”陈雪峰心里清楚,二手领域很难存在像天猫、京东这样带有供应链属性的全品类平台,他的机会存在于垂直品类中。

  从市场规模、产业深度以及供给的稳定性等,几个维度加以筛选、分析,陈雪峰得出结论,二手行业内能形成产业链的品类“只有三个半:二手房、二手车、二手手机数码,还有半个是二手奢侈品”。

  时逢全球换机潮涌来,陈雪峰嗅到了大量二手手机闲置带来的商机。这要倒回至乔布斯时代苹果手机发布iPhone4后,“智能手机”被真正定义出来,让原本盛行的功能机面临跃迁。这让陈雪峰心里暗暗猜度,“智能手机会不会更新换代加快?手机的回收会不会成为一个增长的需求?”

  2011年5月,爱回收上线,懵懂出发的陈雪峰并没料到,刚开始“登山”就看到了“第一朵乌云”。

  手机回收作为一个中低频且非刚需的业务,靠打广告“大水漫灌”式的流量转化率非常低,付费购买精准流量带来的居高成本,对爱回收这家创业型公司而言又难以为继。

  “不是流量驱动,而是场景驱动。”基于对二手手机行业的认知,陈雪峰意识到,“新机销售和新服务才是二手手机交易的最佳场景”。

  他还判断,最佳场景若在线上,就在一年新机销售超过5000万台的京东商城里,而另一个转化的最佳场景便是数不胜数的购物中心。

  为了搭建线上线下结合的控货体系,陈雪峰作出了一个 “异常艰难的”决定,“我们要开门店。”

  2013年12月,爱回收在上海亚新广场开出了第一家门店。陈雪峰没想到,迈出布局线下门店这一步,竟让他遭遇了一场刻骨铭心又艰难的生死劫。

  “一家互联网公司要去做门店,那是又苦又累,还被认为很蠢的事,基本没有人认可。”整整2014年一年时间里,爱回收的融资没有一点结果,甚至连TS都被撕毁了两次。

  绝望之时,陈雪峰因为太太的支持而打了一剂“强心针”。如今,爱回收的线余家。同时,它还与迪信通、国美、乐语等传统手机零售商合作,推出“以旧换新”推进业务开展。

  其实,身在互联网时代的大背景下,陈雪峰也明白企业间的竞争“唯快不破”,但他选择扎进二手经济中小步慢行。

  至今十年间,二手市场也吸引了不少资本和企业进入,像在国内专注综合类二手物品交易服务的平台闲鱼、转转,还有主打二手房交易的平台贝壳、安居客,以及深挖二手车行业交易平台瓜子、大搜车等,而聚焦于二手3C产品交易的爱回收,瞄准的是一个“不能再过度细分的市场”。

  在陈雪峰看来,手机产品虽小,但“人手至少一部”,基数庞大,其二手交易市场也因此有着“大生意”。当然,不像二手房和二手车市场的万亿级规模,整个二手3C数码的交易规模在我国也可达千亿级。

  不同于其他商品,手机天然具备制式统一、物流成本低、客单价货值又比较高,货源供应也相对稳定的特点,但二手手机交易产业链内由于环节和参与方众多,导致效率极低,故而存在可以抓住的产业链整合机会。

  在手机回收C2B平台之后,陈雪峰为了解决产业链中货源的快速流通问题,于2018年上线B平台拍机堂。

  据悉,有不少大平台有库存想卖高价或者快速出货,就把货挂在拍机堂上,很多中小商家可以购买。陈雪峰讲述,每天晚上8点到凌晨4点,会有近十万商家在拍机堂上进行竞价拍卖,价高者得。第二天手机就会打包发货,交易时间仅需两天。

  直到2019年6月,京东集团旗下的B2C平台拍拍与爱回收宣布合并,让原来“回收和以旧换新”的场景进一步升级,使旧机回收与新机购买相结合,直接实现了“取送同步”的消费场景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由于供应链的运营能力及非标二手物品的标准化等因素,让一辆车、一个奢侈品包和一部手机的鉴定标准和流程变得不同。

  为了通过大数据驱动和技术服务,来实现对每一台手机设备的精准定级、定价和质量保障,从而保证渠道匹配及周转效率,爱回收格外注重数据运营能力的提升。

  据陈雪峰介绍,爱回收的数据运营能力“比二手车交易平台还深”。数据显示,爱回收每年会产生超2000万台的交易数据,“量大且覆盖面全”,这要求平台具备一个能精准测算每部手机的机型与价格的模型体系,从而保障运营效率及平台的盈利能力。

  在大量的交易数据积累起的能力之外,爱回收也在2019年运行起“爱回收亚洲一号运营中心”,来提升自营的供应链效率。

  陈雪峰介绍,这是全国首个二手行业的自动化运营中心,拥有国内首条“非标二手电子产品自动化输送质检存储系统”。来自全国各地的二手手机包裹,每天会源源不断地涌进这一中心,其高达90%的自动化率,会让前端分拣时长直接缩短3倍,失误率小于0.01%,坪效提升300%。

  在陈雪峰看来,集团投入大量资源自主研发技术,实现的这套自动化体系,能智能化实现功能检测、外观检测、数据清除,再到立体化仓储、分拣、发货打包,“快进快出”,整个流程基本全自动化,既减轻了运营压力,又精准提高了二手行业的流转效率。

  除了在国内二手产业内“修炼”内功,陈雪峰还长远地放眼全球,展开了国际化布局。从全球来看,他判断二手手机市场的规模具有万亿潜力。

  自2017年来,爱回收先后投资了印度的手机回收公司Cashify和南美最大的二手公司Trocafone,并在中国香港和美国达拉斯分设了业务线。

  如今的万物新生集团,在以爱回收为核心的业务联动下,正竞逐在产业互联网的大潮中。回归二手产业注重供应链效率的本质,陈雪峰审视自身,他认为产业供应链的效率正是爱回收的核心竞争力,“爱回收的产业链闭环和融合能力是无法复制的。”

  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的重大事件,时刻保持新闻敏感,发现前沿趋势。擅长企业模式、人物专访及行业深度报道。

400-0968527

联系人:王经理 电话:400-0968527 邮箱:1463917@qq.com 地址:河南省 安阳市 站街镇工业园区68号
Copyright ©2015-2020 洲杯淘汰赛对阵规则-首页 版权所有 欧洲杯保留一切权力!